仿站低至300元,新闻自媒体

哪里可以帮忙微信分付信用卡取现出来一下呢?都没有这么划算

编辑/2021-01-16/ 分类:鑫美物联/阅读:
凡是来我们这里了解过的基本上都买了。记者与销售人员的交谈间隙,一名老人在简陋的售楼处缴纳了定金,庆祝成交的彩蛋随即被敲碎,彩纸纷飞,老人笑了,销售人员也笑了。 提现服务微信:83269030 (此微信好友已满请根据提示添加QQ或者新微信号) 这到底是馅 ...

“凡是来我们这里了解过的基本上都买了。”记者与销售人员的交谈间隙,一名老人在简陋的“售楼处”缴纳了定金,庆祝成交的彩蛋随即被敲碎,彩纸纷飞,老人笑了,销售人员也笑了。

提现服务微信:83269030 (此微信好友已满请根据提示添加QQ或者新微信号)

 

这到底是“馅饼”,还是“陷阱”?“25万一套精装公寓”,“35万买房赚75万”,这些超低房价和高额的返利诱惑,真真实实地发生在对商改住高压严控的北京楼市。

商改住是特定历史条件下的产物,也曾在北京市场中受到热捧,但一夜之间在因政策调控变成了灰色地带。在“老房老办法,新房新办法”的规则下,很多项目始终在边缘处试探。一个多月来,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多方调查,发现这背后还有一条神秘莫测的操作链。

“35万元变75万元”

2020年11月末的一个工作日,北京市朝阳区双井附近的天桥上,一位年轻的小哥大方地递过来一张薄薄的传单,“25万元的精装公寓了解一下”。好奇心驱使之下,记者拨通了传单上的电话,对方再三保证东二环附近有25万元一套的公寓。

随后数日里辗转多次的微信沟通,记者与电销人员确定了看房时间。出地铁十号线十里河站,向东走大约1公里,便是对方所给的地址弘善家园小区,这是位于北京东二环和东三环之间的一处大面积住宅区。

冷风瑟瑟的季节,在小区不远处的电线杆下,记者终于见到了现场销售人员小董。小董指引的项目是弘善家园某栋楼的底商,4层建筑,没有任何招牌或广告,若没有销售人员指引,根本不会有人意识到里面会有“售楼处”。

从一扇只容得下一人通过的小门进入内部,一个类似酒店大堂的敞亮空间豁然出现,很多地方尚未完成装修。大厅旁有一个灯火通明的小间,另一位项目管理层模样的销售人员胡大海(化名)热情接待了记者,并提出先看看房子。

穿过幽暗的走廊,乘坐了还没完工的电梯,便来到了更加幽暗的四层,随同的3名销售人员分别打开手机照明、打开房门、推上电闸,记者终于得以真正看清房间样貌。

这是一套大约60平方米的精装修房屋,沙发床寝一应俱全,类似于酒店标配,拎包便可入住。

“25万一套?”记者问。“不是,25万一套的是20平方米小户型,没有窗户,很多顾客不会选择的。”销售人员说,“这套每平方米1.5万元,总价大概是90万元。”

这显然和宣传差距甚大。随即3名销售人员又带记者看了90平方米户型和传说中的20平方米小户型,同样的精装修,同样的拎包入住。不过20平方米的小户型堪称暗室,颇有些令人窒息。

约半小时后,一行人终于回到灯火通明的小间坐下,胡大海问:“您是准备投资还是自住?”“这有什么区别吗?”

“投资和自住售价是不一样的。自住的话售价就是1.5万元/平方米,投资的话那套60平方米户型仅仅需要你付35万元,折合不到6000元/平方米,并且我们会提供稳定的返利。”胡大海熟练地介绍起来。

“这35万元里包含2万元装修费,所以你的本金是33万元。我们提供每年收益率15%的返利,这样每年得到的利息就是4.95万元,差不多7年就能回本,剩下就是你纯赚的了,咱们签15年的合同,到期一共能返你75万元,现在哪个理财产品都没有这么划算。”

在得知记者希望自住时,胡大海甚至劝说道:“我们每三个月返一次钱,平均每月大概是4000多元,这完全够你在潘家园附近租房子了。”

“买我们这里自住其实不太划算,几乎所有的客户都会选择投资。从目前情况看,选择自住的大概就两三户。”胡大海表示,如果选择投资,签订合同即可生效计息。

在了解到记者对企业返利能力的质疑后,胡大海十分确定地说:“这点你完全不用担心。我们和对面的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有合作,这里后期会改造成肿瘤医院的病房,完全不用愁客源和收入。”

“借您的钱办自己的事”

胡大海继续熟练地向记者展示一系列合同文件,“25万一套公寓”的一系列操作链条至此完全展开。

记者发现,真正在运营这些房源的是北京素问酒店,购房人或者说投资人需与该酒店签署房屋租赁合同,为期15年,而这份合同规定了返租条款,也就是上文胡大海介绍的内容。

不过,这些房源并非素问酒店持有,而是其从河北安国药业集团处租来,为期同样是15年。但河北安国药业还不是这些房源真正的业主,是其从正阳恒瑞置业公司处租来的。胡大海提供的资料显示,该处房产属于商业办公性质,双方签订了15年的租赁合同。

“这么多正规的手续摆在这里,我们的生意逻辑也解释清楚了,真的没有什么好担心的。”胡大海直言不讳地表示。

但事实并没有这么乐观。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联系了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,对方表示:“不知道素问酒店,也没有听过双方合作建立病房的事情。”

也就是说,胡大海口中稳定的资金和客户来源可能是子虚乌有。而素问酒店和河北安国药业集团的关系也颇为暧昧。

启信宝显示,素问酒店成立于2019年5月30日,控股方为北京明医企业管理集团有限公司,实际控制人李鹏,并且该公司名下仅有素问酒店一家子公司,两家公司的地址都在朝阳区弘善家园404号楼内。

素问酒店的经营范围很广,包括住宿、零售烟草、餐饮服务、销售食品、餐饮管理、零售服装等,也包括了“出租商业用房”。

表面上看,素问酒店和河北安国药业并没有关系,仅有的关系是酒店监事郭宝刚是后者实际控制人。但进一步挖掘可发现,虽然成立时间较短,但素问酒店已经经历了两次投资人变更,而该酒店最早的投资人就是安国药业实控人郭宝刚,此人在2020年2月18日变更为监事,李鹏补位成为股东。

后来胡大海也承认:“我们背后的老板就是河北安国药业,是很有实力的大药企。”而河北安国药业集团目前的经营情况已经是千疮百孔。

启信宝显示,目前该公司共涉及司法诉讼143起,广泛涉及民间借贷、借贷合同纠纷、不当得利纠纷等方面,成为被执行人高达29次。

记者留意到,河北安国药业集团还面临着持有物业被司法拍卖的窘境。其拥有的位于河北省保定市京保公路(保定市国有2002字第1306003138号)使用面积为63678平方米土地上的所有附着物将被评估、拍卖来偿还债务。

对于这件事,胡大海也并无回避,并表示“酒店还没有最终完工,其实我们老板也就是借您的钱办自己的事。”

TAG:
阅读:
广告 330*360

推荐文章

Recommend article
广告 330*360

热门文章

HOT NEWS
  • 周榜
  • 月榜
广告 330*360
仿站低至300元,新闻自媒体
华强鑫美科教网
微信二维码扫一扫
关注微信公众号
新闻自媒体联系QQ:327004128 邮箱:327004128@qq.com Copyright © 2015-2017 华强鑫美科教网 版权所有
二维码
意见反馈 二维码